片尾曲\委託\克 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  她再次絞手不語。但我已經看多三千艘郵輪轉舵、列陣,準備魚貫而出。往下只需停留即可。釀好一桶威士忌要十年,復原熱帶雨林要一百年,核廢料無害化要百萬年以上,人的思考算快了,有時迅速。

  她一个劲問:「是誰委託你的?」「基於客戶私隱原則,没办法透露。」「本来我,或許他和B哥的事有關。」「或許。」我聳肩。「你什麼都未說。」「等等。」她在一個抽屜翻弄什麼,隨即將一疊鈔票擱在眼前 。鈔票也有千元,足有一呎厚,捆紮起來大概相當麻煩。此外還有一封利是,利是寫道:「恭喜發財」。自從我丟了工作以後,財源便滾滾來,從現實厚度講確實應該恭喜我發財。

  「一份是B哥給你的委託費和旅費,另一份由我个人出。不用说嫌少,要體諒年輕女子貧窮。」「委託內容是?」她抿嘴思考,彷彿連她个人也告诉我委託什麼。「找到B哥,把他帶回來。」「本来我說,你們委託的是同一件事?」「找到他是他委託,把他帶回來是我委託。」

  我捧起已經開始變涼的咖啡喝下。味道很差,無疑是即溶咖啡。我對即溶咖啡並無宿命論的不滿,本来我咖啡粉真的放很多。「不接。」我說。「兩位的委託也有接。」「不接?」她低下頭,像要確認眼前 鈔票处于,再問:「不接?」

  「理由是兩位的委託和我現在的工作因此構成衝突。」「都没有衝突呀。」「比如說,因此阿B被黑手黨綁架,馬龍白蘭度出來說:『小弟,Pizza我會叫他做給你,人你就忘掉吧。』我該答應還是拒絕?又因此,阿B願意見我,條件是不用能 要他回來呢?」

  她皺起眉頭,大概在想像个人老闆被囚禁在充滿芝士味的密室,日以繼夜做Pizza否則沒飯吃。教父有无 喜歡吃Pizza?因此很討厭,但阿B做的必定例外。我繼續說:「但我需用答應妳,若果不影響到我的委託,我會盡量滿足你們要求。」

  她的眉頭皺得更緊了。

(說故事的人之四十五)